<output id="0zr8m"></output>
      1. <dl id="0zr8m"></dl>

            <dl id="0zr8m"></dl>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output id="0zr8m"></output>

                        <output id="0zr8m"></output>

                        1. <li id="0zr8m"></li>

                            1. 滾動新聞

                              漳州八仙茶:昔日明星茶挖掘內涵重塑市場

                                 日期:2018-06-07     來源:福建日報    瀏覽:93    評論:0    
                              核心提示:新千年前后,由于無序擴種、品控失范、加工水平踟躕不前、品牌推廣不足,加之競品輩出、消費迭代,八仙茶行情一路走低,產量隨之跌入谷底。大片茶園被荔枝樹、龍眼樹取代。昔日明星茶逐漸淪為小眾產品,市場局限于詔安、潮汕一帶。

                              鄭兆欽講解八仙的發展史。

                              白洋鄉茶農采摘八仙茶。

                              茶企員工正在制茶。

                              詔安斗山茶場無公害茶園示范基地。


                              核心提示

                              在漳州市詔安縣白洋鄉汀洋村北部,坐落著八座山峰,恰似八位仙人席地論道。八仙山之名由此而來。這里是詔安當家茶樹品種——八仙茶的原產地,17棵母株便定植于山下的汀洋茶場。

                              鮮為人知的是,八仙茶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個新選育的國家級烏龍茶良種。由其制成的烏龍茶因香高持久、耐沖泡、風味獨特曾備受市場青睞。

                              新千年前后,由于無序擴種、品控失范、加工水平踟躕不前、品牌推廣不足,加之競品輩出、消費迭代,八仙茶行情一路走低,產量隨之跌入谷底。大片茶園被荔枝樹、龍眼樹取代。昔日明星茶逐漸淪為小眾產品,市場局限于詔安、潮汕一帶。

                              而今,當地有意重新挖掘八仙茶文化內涵與產業價值,重塑其市場影響力。本期助村追溯八仙茶的歷史沉浮,及其產業復興實踐。

                              八仙山下育八仙茶

                              6月8日,第十屆海峽論壇·第五屆海峽(漳州)茶會將在東南花都花博園開幕,其間將配套舉辦詔安春季八仙茶茶王賽。作為詔安茶王賽的常客,45歲的詔安茶農鐘平泉曾蟬聯多屆茶王。

                              鐘平泉的另一個身份,是17株八仙茶母株的守護人。他經營的汀源八仙茶廠毗鄰八仙山下的母株茶樹園。2009年,這里被確定為福建省茶樹優異種質資源保護區。其背后則是一段長達30年的茶樹新品種選育故事。

                              1962年,20歲的福州人鄭兆欽,從原福安農業專科學校茶葉大專班畢業后,被分配到詔安縣秀篆茶葉站工作。“詔安氣候溫暖濕潤,山巒起伏,霧崗常生,是適合茶樹生長的宜茶區。”鄭兆欽查閱文獻發現,當地涉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500多年前明朝年間,但缺少具有地方特色的拳頭產品,“基本都是本地茶籽播種的菜茶、小葉烏龍等”。

                              鄭兆欽想,能否因地制宜地培育出高產、優質、抗病蟲害能力強的高優茶樹品種,改變彼時詔安茶業原始粗放的局面。

                              1965年春天,在茶園普查過程中,鄭兆欽一行來到秀篆鎮老茶區。這里與廣東饒平西巖山、潮州鳳凰山毗鄰,種質資源豐富,聲名遠播的西巖茶、鳳凰水仙便來自這一區域。在秀篆鎮寨坪村的凹背金高山茶園里,鄭兆欽偶然發現了一處近乎失管的小茶山。“這些早芽茶樹與周邊茶樹有著明顯區別,能否從中篩選出優良單株,再通過短穗扦插繁殖,培育出優質新品種呢?”當即,鄭兆欽將20株原生茶樹移植回秀篆茶站內的品種園中。

                              而后,便是年復一年的單株篩選、形狀觀察比對、單株采制烏龍茶。“以往我國推廣種植的烏龍茶品種都是歷史傳統遺留下良種,而八仙茶選育,則是采用適應生產和市場需求的做法,篩選出早芽、優質、高產、抗逆性強的優異品種。”鄭兆欽說,1968年,技術人員從優良單株上剪取20個短穗,并于八仙山下的汀洋茶場內進行扦插育苗,最終成活17株。這便是保留至今的八仙茶母株。

                              一度成為茶市新寵

                              八仙茶的品種特性很快獲得了官方認可。1986年由福建省農業廳牽頭召開的“八仙茶現場鑒定會”上,專家組做出了這樣的鑒定:“萌芽早,生育期長,育芽力強,結實率低,速生成因快,產量高;制成的烏龍茶香高持久、滋味濃強而耐泡,初泡略帶苦澀,但有回甘。”這場鑒定會后,詔安八仙茶獲得了福建省良種茶樹認定。8年后的1994年,經由原國家農業部茶樹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八仙茶成為新中國成立后第一個新選育并由國家審定批準的國家級烏龍茶良種。

                              帶著光環問世的八仙茶,一時間成為茶市新寵。

                              “由于八仙茶滋味濃厚、回味甘爽,坊間戲稱其為‘鴉片茶’,老茶客們喝慣了八仙茶,別的茶便食之無味,養成了‘八仙肚’。同時,因為八仙茶適配性強,可在其他茶葉中摻入提香,又有了‘味精茶’的說法。”鐘平泉說,由于地緣接近,加之口味偏好,八仙茶首先在與詔安臨近的廣東潮汕地區打開市場,“我們帶著毛茶去當地茶葉批發市場銷售,茶商們紛紛引頸以待,每公斤毛茶最高可達收購價40元,不消半日便銷售一空,連住宿都不用。當時安溪鐵觀音每公斤收購價不超過10元。”

                              鐘平泉所在的汀洋村是全縣最早的八仙茶專業村。“上個世紀90年代初,幾乎家家戶戶種茶制茶,全村種植規模過千畝,年收入數百萬元。”鐘平泉說。

                              來自漳州茶廠的數據顯示,截至1998年,詔安縣累計種植八仙茶 2.8萬畝,產量2500噸,產值6000萬元,產品遠銷日本。八仙茶產業一度走出原產地,在福建閩北、廣東、廣西、湖南等地廣泛種植,是當時烏龍茶當家品種。

                              褪去光環風光不再

                              好行情并未持續太久。

                              1997年,鐘平泉險些關停了自家茶廠,并將5畝自有茶園改種龍眼樹與荔枝樹。“當時,每公斤春茶茶青收購價約0.4元,還不夠支付采茶人工費用。”鐘平泉說,這一年汀洋村的茶農從100多戶銳減至10多戶,砍茶樹改種果樹成為村里的新潮流。當時,荔枝每公斤收購價超過10元。

                              “如今在漳州市區的茶葉批發市場,甚至找不到一家經營八仙茶的商戶。八仙茶50%在本地銷售,50%以毛茶銷往廣東做大路貨。”鐘泉平還記得,幾年前考察市場時,詢問茶葉經銷者是否聽說過八仙茶,對方回復“是用來泡腳的嗎?”,這讓他感到心痛。

                              八仙茶市場走下坡路的同時,安溪鐵觀音正在崛起。“當時,從臺灣引進的制茶工藝開始流行,清香型鐵觀音逐漸成為消費主流。八仙茶天然略帶苦澀,若泡茶方法不當,浸泡時間過長,苦味更濃,難以迎合新的消費偏好。”詔安縣茶葉協會會長胡偉義說。

                              而在漳州茶廠副廠長林瑞祥看來,八仙茶產業日漸式微,更多源自內因。“早期有利可圖,有些農民甚至在不適宜種茶的田地都栽上了八仙茶,甚至農藥催芽,白洋鄉的茶園一度發展到8000畝之多。”林瑞祥說,由于片面追求規模效應,茶葉品質急轉直下。

                              對此,30歲的詔安人鐘林波感同身受。幾年前,懷揣著再造鄉土的愿景,鐘林波從廈門回到詔安老家創業。在考察本土八仙茶采制工藝時,他發現生產流程標準面臨失范。“八仙茶適制烏龍茶,采制加工以閩南烏龍茶制法為主,結合閩北烏龍茶制法要點,有它獨特的初制工藝要求。”鐘林波以搖青環節為例,“一般進行四次,少則三次,多則五次,并且要分傍晚、晚間、清晨等多個時段分別進行,以保證發酵程度。但不少八仙茶粗制廠只進行一到兩次搖青,茶葉品質深受影響。”

                              產業形態原始粗放,還體現在加工環節。“八仙茶品種略帶苦澀,需要在加工中加以改進,但茶農對科技投入認識不足,眾多茶葉廠家的加工機械陳舊,造成制優率不高。”2007年林瑞祥在調研時發現,全縣有茶廠211家,其中206家都是初制廠,“大多為家庭作坊式的加工企業,唯一的機器就是一臺茶葉烘干機,以生產毛茶為主”。

                              挖掘內涵重塑市場

                              去年,一份《詔安縣人民政府關于扶持八仙茶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首先讓鐘平泉看到了信心。這份干貨提出,至2020年,每年安排1000萬元專項資金用于扶持八仙茶產業發展,覆蓋新茶園建設、現代茶園建設、茶葉初制加工清潔化改造、更新茶葉加工設備、品牌營銷建設等環節。

                              “眼下,八仙毛茶平均收購價在每公斤40元以上,精制茶則超過400元。”作為當地茶業新政的積極響應者,鐘平泉正謀求從粗制茶向精制茶轉型,他也發現八仙茶產業的局面正重新被打開。“去年到今年,全縣八仙茶種植規模增量近5000畝。”

                              作為返鄉青年,鐘林波則希望能夠深度挖掘八仙茶的文化內涵。

                              2016年4月,他在線發起了“詔安八仙茶文化體驗館眾籌項目”。在宣傳文案中,鐘林波寫道:“為了在推土機前守住最后的17棵古茶樹,我回到故鄉,讓最寶貴的工藝重新被所有人知道。”去年3月,鐘林波在八仙茶的發源地——八仙山腳下,重建了一座八仙茶坊,并配套品茶區與茶文化空間,他希望能夠借此讓八仙茶古法的文化故事與傳統制茶工藝,獲得更多關注。

                              鐘林波還希望能夠導入更多農業新思維,在傳統閩南烏龍茶的基礎上,探索八仙茶的更多產品形態。將八仙茶與柚子、金橘等結合的果茶,是其主打產品。而與陜西西安茶品牌“天虹緣”聯合開發的“遇見”系列八仙茶,也已上市。鐘林波希望通過植入文創元素,讓八仙茶成為打入年輕人市場的“網紅茶”。無獨有偶,詔安龍頭茶企福建硒來樂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則借助富硒概念,打造出了富硒八仙紅茶、富硒八仙白茶等單品。

                              詔安縣農業局主任科員吳溪生,則主張開發八仙茶茶旅業態。眼下,占地400余畝的八仙山生態旅游項目已破土動工。“我們將著力打造集茶種植、加工、銷售、科研,融富硒康復、養生修禪以及茶園休閑觀光、生態旅游為一體的八仙茶科技文化示范園。”吳溪生說,除了茶園這一核心元素,該項目還將串聯起周邊旅游資源,譬如八閩獨一無二的亭閣式寺廟“迴瀾亭”、獨具民族特色建筑風貌的土樓群、汀厝寨瓦厝、鐘氏宗祠等古村落建筑群,“我們將采取‘企業+產業合作社+農戶’的運作方式,讓本地農戶通過入股分享茶旅經濟紅利”。

                              八仙茶業者同時呼喚能夠盡早建立行業標準。據悉,詔安八仙茶行業標準已于去年年底通過全國茶葉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審查,將于近期正式發布施行。


                               
                              標簽: 八仙茶 市場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青海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