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0zr8m"></output>
      1. <dl id="0zr8m"></dl>

            <dl id="0zr8m"></dl>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output id="0zr8m"></output>

                        <output id="0zr8m"></output>

                        1. <li id="0zr8m"></li>

                            1. 滾動新聞

                              老茶是素日里的溫厚錦華

                                 日期:2018-06-22     來源:四川日報    瀏覽:77    評論:0    
                              核心提示:二十多年的沉寂,他們各自隱居。身外的時光一年又一年流走,他們沒有計算,也無心去關注。松樹千年翠,槿花一日紅,千年一日,一日千年,對于一位安頓于時光流逝的隱者,時光的流動與不流動,又有多大區別呢?

                              二十多年的沉寂,他們各自隱居。身外的時光一年又一年流走,他們沒有計算,也無心去關注。松樹千年翠,槿花一日紅,千年一日,一日千年,對于一位安頓于時光流逝的隱者,時光的流動與不流動,又有多大區別呢?沒有對時光流逝的恐懼,就不會有心慌。恐懼什么呢?有什么要去恐懼的呢?時光的流逝是自在的,生命是自在的,在相互的自在中,身心輕安,自在的生命自會圓潤飽滿。如果我們去觸摸了生命的質地,我們就會知道這一點,堅信這一點。

                              超然物外素處以默,于是當我們與這兩位隱者相遇,二十二年的老普洱和年紀更長一點的老六堡,素日便鋪陳出錦華。不是春來繁花滿園的爛漫錦華,而是即便蕭瑟野外也花朵自開的溫厚錦華。溫厚、飽滿、醇稠、圓潤、順滑、化苦為甘,讓人酣暢淋漓仿佛身倚巨石老松,天地清曠,微風輕撫,身清如朗月懸空,而所有的時光,此刻都像巨石老松一般可以去撫摸了,甚至,可以凝結起來,放在手上去掂掂重量了。

                              哪里又是在僅僅掂量時光的重量呢,其實也在觸摸生命的質地,掂量這一時之中生命的充實與渾厚,拿捏這一時之中生命的張力與彈性。是靈物,有些茶是“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比如甘露、松蘿、猴魁,年輕婀娜,曼妙生姿;有些茶是“彎弓掛扶桑,長劍倚天外”,比如巖茶、中期生普,豪氣張揚,性格分明。老茶呢,老茶是“一路草鞋痕,尋入松深處”,不顯山不露水,但是骨力氣力張力韻力,都飽滿在了定力中,于是勁道是圓潤醇厚綿長的勁道,回味是深入眼耳鼻舌身意的回味,有一種春雨潤物般的細密,正是在這細密中,一種生命的安頓感浸漫而出。這就是老茶的好。我覺得老茶的好,就在于它能給人一種安頓,能讓人體味這樣一種生命的安頓。一種比“看風流慷慨,談笑過殘年”更溫厚更妥帖更綿韌更曠逸更通透更自在自得的安頓感。

                              當然,茶要是好的老茶,真的老茶,而不是做的老茶。近年來喜歡老茶的人多了,甚至被有些人拿做概念來炒作了,于是假的老茶便如大象拉屎,一拉一大堆充塞于市,污染了人們對老茶的認知。其實想想便知,真的老茶哪里會有那么多呢?控制住我們對老茶的欲和執,隨遇而安,遇上了就珍惜就欣賞,遇不上就讓流水淡淡走,假老茶也許會自動消失一些吧。

                              讓我滿懷喜悅又身心安頓的這兩款老茶,1996年宜良倉的大葉普洱和二十多年的六堡,昨天下午和晚上都分別泡了一泡。源起是茶課上大家單獨喝了六堡茶后,有朋友說分不清六堡和熟普的差別,于是就下午晚上兩個班都分別對比著來喝一下。茶干凈,對比著一喝,色、香、味、韻、口感體感等等,一下就清晰了然了。
                              隱居在歲月深處沉淀了二十多年,因為儲存良好,聞干茶,便已讓人充滿期待。兩款茶,都是陳香與木香底子里游動著一股幽悠茶香,清透雅致,仿佛一朵歲月深處的花開放了,它的花香并不被一年又一年的時光層層隔絕,它有綿綿的穿透力,它綿密地穿過時光,讓茶香帶著時光的味道,緩緩來到我們面前,不濃烈,卻韻態有致,淡雅飽滿。這就是干凈的老茶。假老茶或儲存壞了的老茶,茶色枯晦,常有一股悶餿味腐陳味,看干茶、聞干茶便不能讓人心悅,又怎會打動人去品飲呢?
                              普洱出湯,湯色紅橙艷麗若笑語連連,入口風韻飽滿醇和滑潤,豐厚有力回甜生津,一生津,滿口便清若深谷流溪,一杯盡,杯底花香彌漫,馥郁若麗春游園;六堡出湯,湯色沉紅厚重若老者諄諄,入口糯滑厚重飽滿順稠,兩杯下肚,渾身毛孔打開,淋漓舒暢,恍若置身峽谷曠野。六堡茶以體感見長,但是好的六堡,杯底也有淡雅香氣。兩款茶一連出湯十幾泡,依舊狀態不減,讓人越喝越興奮。喝老茶,我常常會被它迷人的湯色打動,輕盈靈動又飽滿的紅,仿佛紅日初升,仿佛傾城的女子迎面走來,仿佛滿樹的石榴花開放了,只凝結成眼前這一杯靈動飽滿的紅。

                              世間的美好,有時可以只在一杯飽滿的茶湯中。只需要一杯茶,便足以將美好承載與傳遞。

                              喝到后來,二十多泡,湯淡了,但味不散,韻不消,清滑的甜爽,輕柔的妥帖,清雅的時光。我們慢慢又靜下來。仿佛爬過了高山,穿過了密林,我們輕輕回到平原,回到了青春年少時的散淡時光。

                               
                              標簽: 老茶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青海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