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0zr8m"></output>
      1. <dl id="0zr8m"></dl>

            <dl id="0zr8m"></dl>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1. <li id="0zr8m"></li>

                      <output id="0zr8m"></output>

                        <output id="0zr8m"></output>

                        1. <li id="0zr8m"></li>

                            1. 滾動新聞

                              走,吃茶去

                                 日期:2019-02-07     來源:南京日報    瀏覽:131    評論:0    
                              核心提示:毋庸置疑,長期以來,我對茶懷有特殊的感情,也特別喜歡“走,吃茶去”這句既樸實又深奧的話。
                              毋庸置疑,長期以來,我對懷有特殊的感情,也特別喜歡“走,吃茶去”這句既樸實又深奧的話。

                              在我看來,對茶的特殊感情,至少包含了兩個方面,一個是我嗜茶如命。這種說法自然過于夸張,但若一日不喝茶的確難受得要命,失魂落魄似的。我還有個與大多數人有些不同的習慣,除了白天喝茶外,每晚睡前還要喝一杯綠茶,方可安然入睡。其實從保健的角度講,睡前喝茶似乎對身體不利,至少我太太一直這樣認為。無奈,多年習慣已是很難戒了。

                              另一方面所指,我曾經販賣過茶葉。1991年夏天,按照父親的規劃,我和三姨夫一起去陌生的浙江臨安山區,摸索著跑了幾個鄉鎮,比較鑒別后從一茶農聯合供銷社收購了一大批散裝炒青,然后運回家分揀包裝。我們先將茶葉均勻地鋪散在天井的塑料布上晾曬,防止發霉,當然也不能暴曬,翻身幾次后,將品質好一點的用網篩篩選出來,去掉屑屑,再經過稱重、裝袋、封口等工序,一袋袋靚麗的半斤袋裝茶葉,像新鮮出爐的燒餅一個一個出爐了。

                              本來計劃好了,一大部分托售到縣城的工廠,一小部分放在鎮上的小商店代售。哪知,一場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災席卷而來,既淹沒了我們的家園,也沖走了我們的生意夢。城里的工廠也都全部停產抗災,原打算買些茶葉發放夏季福利的工廠訂單一下子全作廢了,父親對此表示了莫大的理解,“這個時候我們不能給人家添亂、增加額外的負擔”。而小商店的代銷,也無多大起色。那么多茶葉沒了去路,安靜地躺在令人憂傷的夏日里。我們只好將一部分走街串巷虧本大甩賣,一部分贈送親友,余下的只能自我消化了。記得我成天就喝茶解悶,仰望星空,思考未來。此后,我酷愛綠茶大概與此相關吧。

                              其實,我喝茶不太講究,一只茶杯,或陶瓷,或紫砂,或玻璃,均可,抓一小撮茶葉,開水一沖即可,純粹快餐的模式。我沒有花費過多的時間搗鼓泡茶的工具和程序,自然少了些閑情逸致,少了點文人雅趣,可謂實用有余,審美不足。喝茶幾十年卻沒能喝出文化來,喝出品位來,想來也是件憾事,盡管我也曾對茶文化做過一些鉆研。

                              記得當年秋季,我懷著對茶葉的特殊感情前往揚州上大學,后來我研讀了包括陸羽《茶經》在內的大量史料,專門寫過幾篇關于茶文化的文章,并發表在校刊上。我將對茶葉生意失敗的遺憾轉化為對茶文化的關注。我憧憬著有朝一日能夠精心泡上一壺好茶,坐在午后的陽光里,品品茶,翻翻書,或打盹,或冥思,一身輕松,兩袖清風,那是怎樣的一種境界呀。

                              俗話說禪茶一味,多么神秘的境界;煮茶論道,多么儒雅的享受。其實這種品茶冥思、悠閑自得的日子是不可多得的,隨著求學、就業、成家、育子、工作、人情世故等等,為了生活,腳步卻慢不下來,又怎能有閑情逸致享受午后的陽光、品一頓功夫茶呢?倒是經常需要加班,或者夜深人靜時,寫點屬于自已的文字,隨隨便便泡上一杯茶,解渴、提神罷了。此也足矣!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也是一時興起,哪諳得什么茶文化的真諦。

                              至于茶文化的真諦,我認為“吃茶去”三個字足以涵蓋。此乃趙州柏林禪寺的老和尚從諗禪師所云,被后人反復提及。此茶非此茶,此茶亦是此茶。欲知茶味,唯有躬而嘗之,方知它是綠茶還是紅茶,是毛峰還是龍井,是大紅袍還是祁門紅,是冷的還是熱的。其核心理念是:學習不是一個知性問題,而是一個實踐問題。不僅佛法,推及其他認知悟道莫不是如此。

                              文人最講究喝茶。真正的文人,那不叫喝茶,俗了,叫品茗,一下子格調上來了。三兩好友相約吃茶去,不是知己,也是摯友。“吃茶去”本是一種待人之道,且是君子之間的神交。“吃茶去”也反映了一種自我修煉,片文尺牘常有人引用禪師如何云,茶敘閑聊常有人提及名人怎樣說,可是我們自已呢?沒有自我,不如吃茶去!當然,要解時下浮躁之氣,也得多多“吃茶去”。“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我們更需要在平常的生活工作中,觀照自已的內心,在實踐中不斷修行提高。

                              走,吃茶去。只有親歷親為、親自感受,方有所頓悟、有所明了、有所坦然。有時,物質的、精神的,過往的、當下的,似乎一直糾纏不清。

                              三姨夫雖然離世已經有十大幾年了,但我的腦海時常浮現我們去臨安販賣茶葉的情景。逝者如斯夫,唯一不變的是我喝茶的習慣。
                               
                              標簽: 吃茶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青海十一选五技巧